金沙全球赢家信心之选4066_欢迎您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咨询

02342425752 13101387981

传真:023-68223989

联系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土场镇三口村郎琴湾18-2-1-2(银翔工业园区内)

行业新闻 IndustryNews

清洗协会组团赴欧洲“取经”

浏览次数:0   更新时间:2017-09-07   发布人:admin

  “通过参观IFAT展,考察德国SPIR STAR 公司、荷兰PEINEMANN EQUIPMENT公司 、KOKS GROUP公司 、MOURIK公司 ,我们看到了欧洲工业清洗行业的装备水平,了解了欧洲同行的清洗服务模式,学习了先进的工业清洗技术和工程管理经验,取得了丰硕成果。”昨日,从中国工业清洗协会副秘书长周新超接受中国化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为引进先进工业清洗技术,学习欧洲企业先进的管理经验,协会日前组织业内企业赴欧洲考察,求取“真经”。

  国货价优变“价忧”

  两年一届的德国IFAT展是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水处理,废弃物处理与回收利用领域的国际性专业博览会之一。在工业清洗相关设备产品专业展区B4展厅,欧洲知名的各种高压清洗机、泵、管道测试仪、软管、配件、垃圾—能源转换技术及设备、污泥及残留物的处理设备、污染物检测及处置技术、降噪和减振技术、烟气净化和空气抽取装备、测量控制及试验技术、工业旧区净化技术、填埋技术、废弃物能源再利用技术等鳞次栉比,令考察团眼界大开。

  参展的技术装备中不仅晃着各种“高大上”,也有很多贴着“物美价廉”的标签。国产装备与之相比,几乎连赖以维持最后竞争力的价格优势也已荡然无存,印象里“国产=廉价”的等式后面,划上了问号。

  一家杭州企业在展会现场购买了一台小型管道清洗测试仪。据介绍,这款设备的应用范围广泛,可适用于各种管道清洗效果的检测,把机器连在电脑上,不仅可以对管道内表面的清洗效果进行检查,还可以拍出彩色的照片,具备对图片进行放大和缩小功能,大大减少了检测时间。国内虽然也有同类设备,但体积较大,不易携带,且单价高达40万元,一般只能租赁使用。而这款设备小巧轻便,易于携带使用,价格仅2万元。这简单的对比中体现的是巨大的技术差距。

  既要简单高效,也要安全环保

  PEINEMANN公司是荷兰一家专业制造管束处理设备的公司,主要产品有管束抽装机、管束提升机和管束清洗机,是世界上各工业清洗及安装企业的主要供货商。

  考察团在PEINEMANN公司观摩了管束抽装操作演示,还参观了荷兰最大工业清洗服务企业-MOURIK公司,并实地观摩了其主要管束清洗装备(PEINEMANN公司生产的IBC五枪清洗机、OBC壳程清洗机、3XLTC三枪清洗机和2LTC空冷器用两枪清洗机等)的高压水清洗操作演示。

  与国内传统手动清洗相比,这些清洗设备不仅机械化、自动化水平高,而且处处体现了环保安全理念。这些设备可以24小时连续工作,且只需单人操作,极大地降低了劳动强度;通过来回两次匀速恒压清洗,提高了清洗效率和清洁度。它们不仅经久耐用,设备(包括高压水泵和软枪等附件)损耗小,还能够避免操作工直接接触到高压水、从而保证了操作人员安全。

  位于荷兰阿尔克马尔的KOKS集团公司是一家家族企业,主要生产用于收集、运输工业液态或固体废料及装填催化剂用真空抽吸装置。在其真空抽吸槽车操作现场,考察团看到,一整车碎石很快即可完成抽吸。如需清理丁二烯罐等含有毒气体的容器,此类抽吸装置就更能发挥其安全、高效性能。此外,传统作业中工业废料的处理需经过收集、储存及运输等几个环节,而这些环节都可由一辆真空抽吸槽车一条龙完成,避免作业衔接时废物泄漏或暴露对环境的二次污染。

  工程经验须积累、行业发展待交流

  在与高压软管专家——德国SPIR STAR Druckschläuche AG公司进行技术交流时,SPIR STAR公司销售总监Heiko Dobert介绍了其在工业清洗中软管、阀及连接件的选择、使用和维护经验,这些经验对清洗服务公司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有很大的帮助。同时,这些经验是在长期的工程实践中不断创新总结出来的,单纯“取经”或许可以山寨到,却永远无法超越。若要弥补差距、甚至后来居上,就必须在吸收借鉴先进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总结、积累属于自己的“真经”——而这些都需要长期的、大量的、有效的工程实践。

  此外,考察期间,考察团与欧洲展会方和荷兰清洗协会建立了联系,并与荷兰清洗协会会长Jan Braber进行了交流。

  Jan就欧洲工业清洗市场的业务量、清洗技术水平、质量标准体系等方面进行了介绍,并赠送高压清洗标准和压力容器清洗标准样本册中国工业清洗行业协会。据悉,荷兰的清洗标准目前是全球最高标准。据Jan介绍,目前荷兰和比利时的清洗业务可以做到6亿欧元。与国内相比,这个数额不算大,但却催生了先进的技术和企业——这是个发人深思的问题,并非丢几个“紫金钵”就能找到答案。